长沙市岳麓区开音儿童教育发展中心> 资讯> 自闭症教育> 浏览文章
孤独症家长培训资料汇编(三)
0 毕小芳 2014年07月21日
 
 

 

 

孤独症家长培训资料汇编(三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郭延庆(北京大学第六医院主治医师、副教授)

        如果我们通过分析问题行为的功能在于逃跑、逃避我们的要求和任务,在处理的时候,最主要的原则也是使用消退。但是这个时候的消退就不再是忽视、不理他了。比如说:去做作业!他不做。好,你不做,我就忽视你,不理你!忽视了一小时之后,看看,还没做作业。这个时候的消退是“不给予任何反应地让他坚持完成任务。从容镇定,充满信心。可能因为对孩子的同情和行为的持续时间而变得困难。但是要继续跟踪手头的任务直到他的行为得到控制。在行为得到控制之前,不要让孩子得逞。

        比如一小时之前、或五分钟之前,你让孩子做什么来着?你始终要把让孩子做的任务记在心里,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,最快地完成这个任务,这就叫“消退”。

        比如说我们要让他画个圈儿,他就把笔扔了。如果你手头还有别的笔,那就拿起来,手把手地教给他,把这个圈儿画了。画完了,如果他没有问题行为,还可以强化他:真听话,好孩子!你画的圈真圆!实际上是你辅助的,没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 最怕的就是孩子把笔一扔,你就接着去矫正,不是问题行为吗?怎么能惯孩子这种毛病?去!给我捡回来!孩子给你乖乖地捡回来。再扔,再捡。这样可能会处理半天。半天以后,你还记得让孩子干什么吗?不记得了。所以对于这种在提要求情况下孩子出现的问题行为,消退的办法是让他坚持在这个任务上。平常在跟自闭症的孩子打交道的时候,要特别注意:在他没有合作的意愿,或者他不想完成的情况下,尽可能给他提你可以手把手辅助他完成的任务,比如串珠子。你不要说:来,我们进行语言训练!你叫爸爸!你能辅助他叫出来“爸爸”吗?你辅助不了。这个时候他出现问题行为,你都不可收拾了。你也没办法坚持在这个任务上,你可能到最后就是让他逃避。

        在处理逃避功能维持的问题行为的时候,你给孩子提的要求要记住:这个问题是在你的控制之内,如果他不坚持的话,你可以在自己的力量之下,手把手地帮他完成。

        整个过程中,你要从容镇定,充满信心。这一点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很难。尤其是机构的老师,包括专业人员会有压力。处理逃避行为时,孩子在哭闹,老师在坚持。家长又在场。家长在,孩子的问题行为会变得更加难以收拾。很多老师会在这样的时候不讲原则,哄孩子赶紧别哭了。当老师觉得控制不了了,于是放弃。一放弃,就等于强化了他的问题行为。所以,一个孩子如果难,很可能会变得更难。

在这一点上,也许要很多的家长配合。碰到了这种情况,有两个办法。一个办法你就直接干预进去,在他问题行为升级之前彻底地干预。你就说,现在我们不训练了,等一会儿看看情况再说。也许当孩子情绪状态好一点,他能够接受训练,这也说不定。要么,你就干脆离开。离开半个小时试试。半个小时回来看看,是不是还是这种局面。最怕家长在旁边做出局部反应。你如果有局部反应,这个孩子问题行为肯定会升级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候,老师一定要有足够好的本领,在训练他的方法都很得体的情况下,出现了问题行为,老师是可以坚持原则去处理的。就是说,你要有足够的技能,在平常状态充分满足了孩子欲望的情况下,这个时候是完全有理由正当地坚持原则的。如果你平常对孩子的需求、需要不是那么关注,或者没有让孩子得到及时的满足,这样情况下,你要求他去做什么,只能适得其反。所以,我们在给孩子提要求的时候,一定要注意:孩子也在时时刻刻给我们提要求。我们要满足他每天80%的要求,然后我们坚持一到两个对他的要求,这样孩子才不会有太多的问题。

最怕的是:对孩子的要求我们不太敏感,而我们很清楚我们对孩子的要求,觉得他这也没做好,那也没做好,时时刻刻都在要求孩子,而不给他以任何的满足,这样情况下,我主张你不要那么讲原则。

        对手头的任务,你越是在这上面处理的时间长,你的信心就会越少。你的信心不足,孩子能读出来。他看到你变得手足无措了,他的问题也会越来越利害。他不一定知道这里的道理,但他会下意识地这样做。

        我曾经矫正过一个小女孩。上一年级了,作业根本做不下去。她妈妈说:你别说让她做三篇了,你要让她做一道题就烧高香了。一到做题就一大堆问题。我就跟她妈妈讲,你就在旁边,但是你不要参与。我让她在半个小时之内,做完三篇作业。

        我用的方法很简单。第一,我没有多余的话,每句话对她都是指导、指令,让孩子知道我对她的要求是什么。比如“现在打开作业本!”每句话留给她五秒钟的反应。说完了我不会重复我的话。五秒钟之内如果她没有反应,我要上必要的措施辅助你来完成我的要求。什么叫“必要的措施”?我辅助你把作业本拿出来。“打开到第几页!”这很清楚吧?也是五秒钟,翻开到目标页。“做从第几页到第几页的练习!”剩下就是她的事了。她肯定要扔笔。扔了,如果周围没有别的笔,你可以辅助她:“把笔捡起来!”捡笔的整个过程都是手把手地辅助她,你的手没有离开她,而且要手把手地开始第一道题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这个孩子她会,你还在手把手地辅助她,她高兴吗?不高兴。她说:“我自己写!”这个时候我就说:你可以自己写,但是我只给你一次机会。如果你再把笔扔了,下一回我会辅助你写两行!“这也是很明确的要求。说完话,我就把手放开了。你要相信孩子,允许她犯错误。结果他真就扔了。这一回,我就手把手地让她写。她不愿意:“不么,我自己写!”这没有用了,我已经告诉你了,要辅助你写两行。写完两行之后,我问她:自己写,孩子我继续帮你写?现在再让她自己写,她就不马上扔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变化是很大的。在同样情景下,对她的逃避行为,爸爸他*的反应和现在我给她的反应区别太大了。她从来没体验过我对她的这种情况。

开音资讯- 教学环境- 入学须知- 在线报名- 联系我们- 网站地图- 在线留言
关注我们